柯南对着真桃子沉思片刻,觉得自己懂了,既然桃子本身没有问题那么真相只有一个!这是黑猫给他们的某种暗示。

    白石听到柯南忽然问他桃子什么意思,有点疑惑,紧跟着就意识到柯南又一次对自己马甲的行为作出了过度解读。

    柯南看到他疑惑的表情,凑近以后低声补充:“是黑猫昨天突然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白石回想起自己昨天的心路历程,沉默片刻。也是,黑猫不像会主动给人送水果的人

    不过这个很好圆。

    他装模作样的思索片刻,解释:“桃和百谐音,我想他的意思是,接下来会发生很多事,需要你做好应对的准备所以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”柯南怔住了。

    就这?

    但是,脚踏实地的一想,这么简单粗暴的联系,确实是黑猫的风格。

    柯南眼角抽了两下,觉得悉心研究了一晚上的自己简直是个傻子,下次黑猫再干什么古怪的事,他一定不会再

    不,那大概还是要仔细揣摩,黑猫干的就没有一件小事。

    不过,一定不能再把黑猫留下的谜题想的这么复杂,说不定把那些谜拿给步美、光彦甚至元太解答,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

    白石并不好奇的等了一会儿,没听到柯南回答他的问题,就体贴的不再问,准备去吃饭。

    他一起身,柯南回过神了:“等一下,灰原今天生病了,感冒发烧。她怕传染你,让我过来告诉你一声。”

    柯南说着又想,也不知道灰原哀感冒是因为昨天旁观他们研究桃子,忘了擦干头发,还是黑猫给的那个桃子有问题。

    毕竟从黑猫的计划来看,贝尔摩德是个比较谨慎的人,她动手之前,会先想办法接近灰原哀,确认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如果灰原哀感冒发烧,就需要去看医生,到时候和他们比较熟悉的“新出医生”,无疑会是他们的优先选择,而昨天,也确实只有灰原哀吃了那个桃子。

    不过柯南想完又觉得不太对,黑猫是直接把桃子给他的。后来经过一系列意外,桃子才落到灰原哀嘴里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黑猫的计划,达成难度也太高了。

    总觉得黑猫如果想让灰原哀感冒,比起用这种失败率极高的方法,他更可能跑去博士家把灰原哀按进冷水里这事他绝对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灰原突然发烧,难道其实是天意?

    柯南看着外面略带阴霾的天空,感觉自己嗅到了浓烈的事件气息。

    起初,灰原哀拒绝去医院,说躺一躺就能好。

    不过躺了几小时,她不但没好,体温反而越来越高,人都快烧傻了,没法继续坚持不去,阿笠博士和柯南就开始为她预约医生。

    正赶上周末,不少医院都休息,剩下的大多也需要预约,三个人开着车转了小半天也没找到医生,反而遇上一起杀人案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不得已找上了“新出医生”。

    柯南到了关键时刻演技不错,而且由于担心阿笠博士露馅,他没把新出医生被顶替了的事告诉博士。

    两人在贝尔摩德面前的表现都很正常,贝尔摩德并没发现自己的马甲已经在柯南这曝了光。

    她终于得到了近距离检查可疑小女孩的机会,查完以后确定了,这绝对就是那个从组织中叛逃的雪莉,她能藏这么救,果然是因为变成了小孩。

    贝尔摩德在博士家装了窃听器,给灰原哀开了药,然后礼貌离开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白石就接到了她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切换成马甲接听,贝尔摩德先礼貌的问了问他的档期:“接下来的一周,你有什么安排吗?我需要你的一点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安排,有事找我。”有事也可以推掉,琴酒还是很给贝尔摩德面子的,只要她不做背叛组织的事,琴酒一向都对她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也不管她四处祸害工具人。

    白石一边接电话,一边戳弄着面前的光屏,光屏里有一些淡黄色的黏土状物品,摊开成一坨,把q版助手挤到了角落。

    他对贝尔摩德找自己当工具人的事没有任何意见,唯一的不满,就是计划拖得太久。

    竟然要再等一周!

    好好一个漂亮御姐,怎么就染上了拖延症。不应当,这不应当

    贝尔摩德没能从对面平静的语气里听出怨气,她简单告诉小迷弟搞事的时间和地点,提醒他带上狙击枪,然后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